首頁
1
近期研討會與專欄
2
反避稅制度
3
反避稅:受控外國公司(CFC)制度的控制力關鍵4
UniCore 116 台北市文山區木柵路2段57號10樓
2023年執行受控外國公司制度之後,無論是營利事業,亦或是個人,只要直接間接對低稅賦國家公司的控制力過半時,該低稅賦國家企業,則為營利事業或個人的受控外國公司(CFC);而該CFC公司的當年度盈餘,即需依營利事業或個人的持股率,計算應稅的稅基,換言之,透過境外公司所規劃的投資架構,終將失去稅上的遞延 效益。 舉例而言,當營利事業(或個人),透過100%持股維京群島(BVI)的A公司,間接投資越南公司時,該維京群島(BVI)的A公司,已符合CFC企業的定義;一旦,越南公司的當年度盈餘,實質分配到CFC企業時,即便該CFC企業的A公司,並未再將盈餘配發給100%持股股東,後端的營利事業(或個人),都需依據對A公司的持股比例,認列稅賦並繳納;除非,該CFC企業符合排除要件。 依法。CFC企業的排除穿透要件,包含: 一、符合實質營運。 二、當年度盈餘未達一定基準(NTD700萬)。 然而,所得稅法第43之3條中,針對『一定基準』的認定方式,法規上的規範,包含以下兩種態樣:   一、單獨計算: 當個別CFC企業的當年度盈餘,未達一定基準(NTD700萬)之時,即排除穿透原則的適用。例如,營利事業(或個人),所持有的三家CFC企業,當年度盈餘分別為: (一)開曼公司:當年度盈餘NTD1,000萬。 (二)維京群島公司:當年度虧損 (NTD500萬)。 (三)薩摩亞公司:當年度虧損 (NTD200萬)。 此時,僅開曼公司的當年度盈餘NTD1,000萬,需穿透至後端股東,再依持股比例計算稅賦。二、合併計算: 但如果,加總各個CFC企業的當年度盈餘,一旦盈餘合計數逾NTD700萬以上的話,各CFC企業的當年度盈餘,仍應計入後端股東的稅基之中。例如,營利事業(或個人),所持有的三家CFC企業,當年度盈餘分別為: (一)開曼公司:當年度盈餘NTD500萬。 (二)維京群島公司:當年度盈餘 NTD600萬。 (三)薩摩亞公司:當年度虧損 (NTD300萬)。 此時,加總各CFC企業的當年度盈餘(NTD500萬+NTD600萬-NTD300萬),其合計數實為NTD800萬,已逾一定基準。此時,開曼公司的當年度盈餘NTD500萬、維京群島公司的當年度盈餘NTD600萬,仍需穿透至後端股東,再依持股比例計算稅賦。 而無論是單獨計算,亦或是合併計算,其目的,主要是避免營利事業(或個人),藉由多家CFC企業的投資架構,分散盈餘,或稀釋盈餘基準。 相關細節與說明,歡迎參與以下研討: 【台灣反避稅制度與法令規範之基礎解析】...more 【反避稅條款對境外公司OBU架構之影響解析】...more【企業受控外國公司制度(CFC)與稅賦影響解析】...more 【個人受控公司制度(CFC)與海外所得申報】...more【CFC 受控外國公司之稅賦解析與申報】 ...more 參考資料:翰鼎顧問股份有限公司註:請尊重本人之智慧財產與著作權,請勿複製、轉貼、抄襲於公開與非公開資訊、引述於非校園內之學術用途或以各形式為下載、出版之用,若經發現將尋求法律的必要保障。若需引用請詳細載明出處與來源,謝謝您。 https://www.uniore.url.tw/hot_432721.html CFC反避稅:盈餘達一定基準(NTD700萬)的計算方式 2022-06-06 2023-06-06
UniCore 116 台北市文山區木柵路2段57號10樓 https://www.uniore.url.tw/hot_432721.html
UniCore 116 台北市文山區木柵路2段57號10樓 https://www.uniore.url.tw/hot_432721.html
https://schema.org/EventMovedOnline https://schema.org/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
2022-06-06 http://schema.org/InStock TWD 0 https://www.uniore.url.tw/hot_432721.html

相關連結:http://vip.asia-learning.com/cfat/article/detail/277220725


台灣在2023年施行反避稅條款中的受控外國公司(CFC)制度之後,對於持股低稅賦國家之企業的營利事業、個人,都會同步受到影響;亦即,一旦執行CFC制度之後,符合一定要件且未符合排除條件的話,境外公司的當年度盈餘,無關是否分派,即須採行穿透原則,由股東逕行申報稅賦。

而營利事業的CFC制度,乃規範在所得稅法第43之3條;個人的CFC制度,則規範在所得基本稅額條例第12之1條內;雖然,規範於不同的法令之中,但對於控制力的法遵邏輯與法條架構,卻可說是大同小異。

一、法人CFC制度
以企業版CFC制度的所得稅法第43之3條,為例:
營利事業,及其關係人,直接或間接持有,在中華民國境外低稅負國家或地區之關係企業,股份或資本額,合計達百分之五十以上,或對該關係企業具有重大影響力者...


二、個人CFC制度
以個人版CFC制度的所得基本稅額條例第12之1條,為例:
個人,及其關係人,直接或間接持有,在中華民國境外低稅負國家或地區之關係企業,股份或資本額,合計達百分之五十以上,或對該關係企業具有重大影響力....

由上述法條中的架構可知,判斷CFC制度的控制力,約可區分為以下幾項關鍵,需一併納入控制力的計算考量:


一、關係人
包含,關係企業、特定關係企業、關係企業之外的個人與法人的控制力,亦需一併加計入,企業與個人的控制力之中。

二、直接或間接持有
包含,直接持有、完全控制下的間接持有,以及各層互相間接持有的架構,均有不同的控制力計算方式,但須特別留意的是,【持股率】並非【控制力】。

三、低稅負國家或地區
低稅負國家或地區公司,才有被確認是否為企業或個人CFC公司之必要,而所謂低稅負的定義,包含:稅率比台灣低70%以下,或僅針對境內來源課稅,或不具CFC制度之國家或地區。

四、重大影響力
除了以【持股率】計算控制力之外,其他符合重大影響力定義的要件,如:掌握經銷權、供應權...等等,亦是判斷是否具控制力的關鍵。

一旦確認低稅負國家的公司,確實為企業或個人的CFC公司之後,才會再進一步進到:

一、是否符合排除要件(實質營運、當年度盈餘未達門檻)
二、是否符合虧盈互抵(簽證、申報、核定)
三、是否排除重複課稅(源於中國大陸盈餘、非源於中國大陸盈餘)

並申報企業營所稅,或個人海外所得的決策環節;由此可知,境外公司股東架構越複雜,各法人股東、個人股東之間又具關係人之連結的台商,更應謹慎面對CFC制度的規範與要求。


相關細節與說明,歡迎參與以下研討:

【台灣反避稅制度與法令規範之基礎解析】...
more

【反避稅條款對境外公司OBU架構之影響解析】...
more

【企業受控外國公司制度(CFC)與稅賦影響解析
】...more

【個人受控公司制度(CFC)與海外所得申報】...more



參考資料:
翰鼎顧問股份有限公司



註:請尊重本人之智慧財產與著作權,請勿複製、轉貼、抄襲於公開與非公開資訊、引述於非校園內之學術用途或以各形式為下載、出版之用,若經發現將尋求法律的必要保障。若需引用請詳細載明出處與來源,謝謝您。


上一個 回列表 下一個